十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雪夜看书www.juyinpay.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啊,我说,你就这么直接问出口了?都不怕死的么。”

切西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脸上露出困扰的神色,看伊延的眼神很无语。

厄瑞波斯和之前的青年都站到了时蕤身后,双方竟然不约而同地短暂放弃了

对彼此的敌视,自然而然地开始一致对外。

他们这几人刚才还在合作战斗,现在就产生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伊延笑吟吟地反问切西尔:“难道你觉得时蕤是会恩将仇报的人吗?”

他的话是对切西尔所说,目光却直视着时蕤。

那张漂亮的小脸还有些茫然,瞳孔微微扩大,明显是被戳破身份之后反应不过来的惊讶和呆滞,嫩白的手指都攥紧了。伊延顶着那只高级虫族的威压说出这句话,后背几乎都被汗水沾湿了,要竭力忍住才不会被那从空气中里渗死亡,如影随形。

切西尔狠狠朝他翻了个白眼:“忠诚的狗突然反噬主人的事难道还少见吗?”

这两个虫族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内斗了,虫母消失了几十年之久,时蕤手中的链子还能牵得紧吗?

时蕤张了张嘴,弱弱地表示:“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们的。”

他转过头,对身后的两只虫族说:“厄瑞波斯,还有....卢卡斯,我可以叫你这个名字吗?

天地在瞬息之间都安静下来,风声、喧嚣、还有呼吸都在这一刻几不可闻。

那只高级虫族在无法克制的亢奋激动之中,让周遭的世界都化为死寂的幽谷。

赐名。

一虫族中上位对下位行使的一种权力。

然而对他们自身来说,虫母的亲自赠名,完全不亚于是一种盛大的荣誉、恩典。

众人不由一愣,饶是早有心理准备,见到这一幕还是会心里一惊。

时蕤之前没有反驳的话,还有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在证实着一件事一

他即虫母。

高级虫族,现在应该说是卢卡斯了,他听见时蕤说完的这句话后,苍白的俊美脸庞都染上了红。心中更是涌上一股狂喜,滚烫的情感都要从那冷血无情的肉/体中喷薄而出。他惊喜交加地说:“当然,感恩....非常感恩您的赐名,这将成为我无与伦比的荣耀。卢卡斯为您献上血与火的忠心,您的光辉定会照耀万世。”“母亲。’

他的恭敬、因为过分激动而控制不住的猩红复眼里密密麻麻都倒映着时蕤清瘦的身影,锋锐的口器仅仅出现了几秒后又慌慌张张地收了回去。时蕤甫一端正小脸的神色,两只来自虫族、由他亲自创造出来的虫族战士竟然就单膝跪地,脸上露出掩藏不住的忠诚狂热,宛如朝拜一般的神情没有见过这种场景的切西尔他们还有点怔忪。

在星际时代虽然尚存帝国制度,但一部分王室只是一种象征和吉祥物。即使有真正掌握实权的王室,在帝国中也依然信奉强者为尊,王室成员弱小的则会被摒弃,像是这样献上全身心的崇拜还是少见。或者说,几乎见不到。

怪不得当初的虫族能够挥剑占领几乎整个九十银河域。

对虫母的狂热信念和拥有的强大力量,究竟什么做不到?

其实时蕤也觉得有些别扭,怎么看都好像带了点中二病的感觉。

他刚刚差点就被厄瑞波斯和卢卡斯的动作惊得忘记下一步要做什么了,思考了一下,才说:“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三个人,在流浪星域,他们帮了我很多。如果不是切西尔的话,我在流浪星域根本活不下去。”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发生的种种,都清清楚楚地留在时蕤的脑海里,他还朝着切西尔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伊延啧了一声,然后开口说了句:“我还以为在你经历了我的事情之后,已经封心锁爱不愿意再帮任何人了。果然,是没有遇见想帮的人吗?”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切西尔哼了一声:“好心还是有好报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多过祸害的。”

他们两个的争锋相对影响不到其他人。

厄瑞波斯和卢卡斯对虫母的一切命令都严格执行,他们垂下眼眸,恭敬地说:“谨遭您的一切指令。”时蕤闻言松了口气,赶紧说:“你们先起来。”

两只虫族很听他的话,乖乖站起来后,又一左一右立在他身旁,像是两个忠诚的护卫。

相貌出色,实力也属于顶尖的一批。正像是猛虎守护娇嫩的玫瑰。

切西尔转过头,眉毛扬了扬:“佩特里乔瑞?时蕤?”

不用真名很正常,不过不妨碍他调侃。

时蕤脚趾都快抠地了,他不去看在场任何一个人的神情,脸颊红红地说:“嗯,那也是....我的名字。是我在虫族帝星上的称谓。”玩游戏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真名了,不然的话游戏里的NPC称呼起来得有多强烈的羞耻感啊。

虽然虫族都称他为“妈妈”“母亲”或者是一“王”。

时蕤这句话很直白了,可以说他已经承认了自己正是之前虫

失踪的那位虫母。不是从其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虐文女主捡到大纲后

虐文女主捡到大纲后

Tyro
“盛嘉年,做我的男朋友吧。”看见心上人被告白的那一天,黎知韫的书包里多出一本奇怪的笔记本。上面字写得龙飞凤舞,但依稀可以看出是本小说大纲,她好奇地扫了一遍——[标签:暗恋|青梅竹马|浪子回头|追妻火葬场][人设:清冷疏离白月光女主×前期乖张浪子后期恋爱脑男主][故事梗概:男女主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女主从小一直默默暗恋男主,男主作为天之骄子对待感情很随意,身边的女友从来不重样。那份苦涩的爱始终难宣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开局成为柔弱虫母

开局成为柔弱虫母

十仪
时蕤玩了一款星际争霸模拟器的游戏,选择里面的大反派虫族去称霸宇宙,一路肝到最强后就弃游了。 但没想到弃游三天后他就无缘无故猝死。 再次睁眼,他居然是在流浪星域的垃圾堆里。 星际时代,种族众多,机甲浩繁,五岁幼童都能一拳捶碎巨石。时蕤还是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柔弱姿态,他只好抱紧别人的大腿,在夹缝中求生。 就在半个多月后,寄生种入侵流浪星域,宣拍纪录片的工作人员开启直播号召各国派兵救援。 众目睽睽之下,美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鹅毛粉黛
当了一辈子富家女的宜元穿书了。穿进了一本九零港城豪门名媛群像文中,但原身一家五口都是路人女配,嫌贫爱富的寡妇妈和三个不省心的姐姐,加上宜元这个傻仔小结巴,母女五人穷得叮当响,租住在一间鸟笼般的公屋里。大姐、二姐早早辍学,混迹娱乐圈当个小艺人,成天被尖酸小报评头论足地刻薄。三姐不良少女,常年往返校长室和警察署。加上穿来的宜元自己,才四岁,结巴又穷酸,成天在幼稚园里被欺负!完球了!本想利用先知剧情,让
都市 连载 11万字
矜贵世子的争妻路

矜贵世子的争妻路

明月十三幺
漾漾美艳无双,追求者无数,作为京都首富第二山庄的三小姐,向来随心所欲,挥金如土,唯一令她烦忧之事,便是京都第一贵公子彧安世子霍景珩。霍景珩矜贵出尘,清冷的有些不近人情,是无数贵女只敢在闺中肖想的绮梦。俗话说烈女怕缠郎,反之也一样。所以漾漾忍受贵族的白眼一掷千金进入学宫,不顾贵族的耻笑缠在霍景珩身边,她觉得,这么多年了,他没有赶她走,定然也是有点喜欢她的!直到他出京办差,带回了他的表妹小郡主。她看到
都市 连载 17万字
[综武侠]我本倾城绝代色

[综武侠]我本倾城绝代色

一笔朱红
【文案】:2024年3月22日万字入v~阿胭不是人。她是历史上所有“红颜祸水”之名的美人的概念集合体,承载爱与恨而生,也以爱和恨为食。与攻略系统1001偶然相遇,他们一拍即合。从此——第一个世界【雪谷幽兰】——南兰(陈圆圆)冲冠一怒为红颜第二个世界【倚天屠龙】——朱九真(妲己&夏姬)娇若九重天仙子,实为殷商亡国狐第三个世界【曼陀山庄】——李青萝(褒姒)周幽烽火戏诸侯,求得美人回牟笑第四个世
都市 连载 16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